中法建交谈判中关于台湾问题的“三项默契”

时间:2017-12-11 12:28 来源:网络整理

内容摘要:1963年法国前总理富尔的中国之行是中法建交中的关键阶段,而定稿于11月2日的《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又是富尔访华最终取得成功的基础。富尔访华初期,中法虽都有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愿望,但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使会谈陷入僵局。其后,中方在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两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先后提出了有步骤建交方案、直接建交方案,最终在三项默契基础上同富尔达成了一致。中方把最终形成的默契以文本形式交给富尔,这就是《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总的看来,该要点是中法平等协商的结果,法国在其中承担了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支持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法台不再保持“外交”关系等义务。但谈话要点也是求同存异的结果,并未全面解决中法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

关键词:中法关系;周恩来;富尔;中法建交

作者简介:

  19641月,中法发表建交公报,法国成为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中法建交的历史过程主要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法国前总理富尔于196310月的中国之行,第二阶段是中法代表在瑞士进行的建交谈判。在第一阶段中,中法解决了一些大的原则问题,而第二阶段则主要是解决建交公报等程序问题。因此,对富尔访华的研究,理应成为中法关系史中一个重要课题。

  众多涉及中法建交的著作都写到了富尔访华,但对于富尔访华期间中方的外交决策过程尚没有完整清楚的记述①;对《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1963112日)》的形成也缺乏相关研究。而实际上,这份文件不仅奠定了富尔访华成功的基础,也是法国在中法建交中所承担义务的体现。鉴于法国官方及学者往往故意不提该文件很多法国政要、学者一直强调中法建交是没有任何条件的,完全不提三项默契,这显然是故意的,也与事实情况不符。比如富尔的回忆,就轻描淡写他访华的最终结果:“我们最终就一项颇为奇特的方案达成协议:如果台湾同我们断交,我们承诺同台湾断交。我想,我可以轻易承担这项义务。”参见Edgar Faure, “Reconnaissance de la Chine”, Revue de la Fondation et de lInstitut Charles de GaulleEspoir 1972No1p 24。对法国学者及政要这种观点的评述,可参考张锡昌的《亲历中法建交》,载黄舍骄主编《春华秋实四十年——中法建交回忆录》,世界知识出版社2004年版,第29页。,因此有必要对《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的来龙去脉做一番细致考察。

  富尔访华与中法初期会谈

  新中国成立后,中法在很长时期内没有外交关系。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调整了对欧战略,提出了“第二中间地带”理论,把西欧地位提高到国际反美反修斗争中间接同盟军的地位,并尝试从法国入手在“第二中间地带”打开突破口。对法国而言,戴高乐政府要追求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力图重振法国的大国地位,恢复法国在东南亚的影响,也日益重视同中国发展关系。正是在这一背景下,196310月,富尔受总统戴高乐委托访华。

  19631022,富尔偕夫人抵达北京。2325日,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兼外长先后同富尔进行了三次会谈。在会谈中,双方都肯定了要发展中法关系的愿望,都愿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但在台湾问题上中法存在分歧。富尔表示,法国从“一开始就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保持同蒋介石的关系”,这是“不正常的”。法国在13年前犯的错误,他个人愿意承认,但“作为一个大国,很难承认这种错误”。“对法国来说,同台湾断绝一切关系有困难,因为岛上存在着一个事实上的政府,而且戴高乐将军没有忘记在战时他同蒋介石站在一边,不愿意突然切断关系”。《周恩来总理接见法国前总理富尔谈改善中法两国关系(19631023日)》,外交部档案:110-01982-08。周恩来同富尔23日谈话记录的实质性内容,已收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外交文选》中,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第359372页。富尔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可以总结为两条。第一,法国不能承担与台湾主动“断交”的义务。第二,在同中国建交后,法国要在台湾保留一个低级别的代表,比如领事或职员。[1]富尔的这些表态完全遵照了戴高乐的指令。戴高乐要富尔探明,中法关系正常化需要何种条件,尤其是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和台湾问题上。对于后一问题,戴高乐的指示中明确说,保留同台湾的关系对法国来说是“必要的”、“适宜的”,“即使必要时可以适当降格”。[2]戴高乐并不是不了解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他意识到了承认中国必然包括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和法台“断交”,但又不希望中方对建交提条件。[3]在法方看来,法国并不是处于一个“有求于人”的立场上,“没有任何迫切理由要改变目前两国关系的现状”,目前的中法关系局面对法国“没有什么特别的坏处”。[4]因此,戴高乐认为,靠着富尔的“雄辩”和法国在谈判中的“有利”立场,可以克服在台湾问题上的困难,从而让中方接受法国的要求。[3(pp3435)





上一篇:台湾问题知识网上答题指南:台湾问题四百问
下一篇:台湾问题的由来和实质
相关文章